主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新时期票据业务转型发展的3点方向思考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22 11:18

  关于新时期票据业务转型发展的3点方向思考,票据其源头上是企业签发,连接着实体经济,另一边又通过货币市场连接着亿万资金,票据业务兼具传统与创新一身。在这波金融严监管环境下,票据业务、票据市场面临着压力?还是因其具有支持实体基础属性而能更好发展?商业银行作为票据市场的主角又该如何契合各种环境变化转型发展?方向在哪?

  票据市场自2000以来,和我国经济整体发展一样,呈现出蓬勃发展态势,商业银行和票据经纪公司创新非常活跃,在源头上支撑了实体企业融资的问题。作为票据市场的分水岭,2016年以来,票据业务发展环境面临重大变化,除了上述监管环境出现重大变化外,还有电票大发展、票交所的成立、票据相关税制改革,这些将奠定票据业务转型发展的压力和动力。

  票据起始于纸票,直至2016年纸票还在各领域被使用,在此之前的近10年可以被看作是纸票发展的黄时代。

  近年来,电子商业汇票表现出了强劲的发展态势,始终保持了快速增长,尤其是2016年9月7日央行《关于规范和促进电子商业汇票业务发展的通知》的发布,电子商业汇票无论是承兑金额还是交易额都大幅增长。

  近5年来,电子商业汇票承兑金额逐年攀升,由2013年1.63万亿元,涨至2017年13万亿元;电票贴现金额与转贴金额呈爆发式增长,2016年电票转贴金额是2012年的45倍,2016年电票贴现金额是2012年的14倍,电票时代已全面到来。

  2016年12月8日,上海票据交易所正式开业运营,全国统一的票据交易平台正式建立,标志着全国统一、信息透明、以电子化方式进行业务处理的现代票据市场框架初步建立。作为票据市场基础设施,票交所是人民银行指定的提供票据交易、登记托管、清算结算和信息服务的机构,同时承担着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再贴现操作等政策职能。根据票据市场发展的需要,票交所制定了规范化的业务模式,并在体制机制建设上开展了不少创新。

  票交所的成立打破原有票据OTC市场交易模式,对未来票据交易带来无限想象,一是电子化交易取代纸质票据线下流转,二是线上统一交易模式取代线下分散交易模式,三是票据交易主体由单一性转为多元化,四是交易信息分散化转为集中透明化。尤其是其清算逻辑、参与主体系统直连的变化,将给商业银行票据同业授信管理、票据业务经营,票据中介业务开展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2017年7月11日,财政部发布财税〔2017〕58号文《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建 筑服务等营改增试点政策的通知》,自2018年1月1日起,金融机构开展贴现、转贴现业务,以其实际持有票据期间取得的利息收入作为贷款服务销售额计算缴纳增值税。统一了直贴和转贴作为贷款服务的征税原则,即均以提供贷款服务取得的全部利息及利息性质的收入为销售额。

  这一调整把原来直贴行全额承担的增值税,按照持有期间分摊到了转贴行。对于直贴行而言,此前需以贴现收入全额缴纳增值税,而此次调整为按持有期,将大幅减少直贴行的应交增值税,合理反映税负情况,促进票据交易。

  如果把上述票据经营环境重大变化放到我国经济新时代发展的背景下来看,票据业务的转型发展就更显得尤为重要。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就是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基本特征是我们抓经济工作必须把握的大前提、大逻辑。

  经济向高质量发展映射到金融,包括具体票据业务上来看,主要是金融和金融工具要服务实体经济,票据作为企业签发其在源头上就是解决实体企业融资或支付需求,企业进入门槛低,目前我国用票基础环境已是相当成熟,因此大力发展票据业务符合我国经济向高质量转变的基本要求,现阶段发展票据业务需把之放到经济向高质量发展、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背景下审视。

  其二随着电票大发展和上海票据交易所的成立使得票据在流转上更加方便和高效,原有纸票的一些弊端已得到解决,其服务实体经济更高效,以前商业银行简单粗暴的票据经营模式必将终结,票据中介野蛮生长也将一去不复返,因此原有基于纸票的那一套经营模式必须摒弃,应该拥抱电票和票交所时代的思维方式。

  再次在当前去杠杆去影子银行的严监管下,商业银行金融市场业务面临重大重新定位和调整,同业业务将会一定幅度的压缩,此时票据业务或将被重新重视,成为原同业业务的短期替补,是解决商业银行内部业务结构调整的选择。

  作为目前票据市场的主要交易参与主体,商业银行如何在现行环境大变化情况下转型,传统票据中介又该何去何从,笔者认为在如下几个方面应值得我们思考。

  当前各项金融严监管都指向金融回归服务实体主题,票据业务经营转型应围绕该主题,在源头上应该为实体企业创新出更多的产品组合和模式,而不能只专注后端的交易创新。

  目前国内商业银行票据业务经营基本上是割裂的,承兑和质押一般在商业银行的公司部门或授信审批部门负责,贴现业务一般在公司部门或专门的票据部门集中办理,转贴现、回购、再贴现业务多集中在分行级专门的票据部门办理,票据投资业务多是在分行级以上金融同业部门或专门的票据部门办理,面向客户产品整合显得异常艰难,不利于维护客户;另一方面票交所时代,市场交易的充分性,使得商业银行的价值创造必须前移,因此有必要统筹全产品链经营。

  由于电票的发展是必然趋势,电票的贴现“去合同”和快捷性,使得各家银行做票据直贴已无制度性和专业性差异,票源的竞争更加激烈和紧张,必须主动提升企业客户的直贴体验,目前多家大型股份制银行在网银已实现客户自助贴现通道。

  随着票据电子化、平台统一化、交易集中化、信息透明化,票据业务利润的重要方向是精准的票据资产配置及票据交易时点判断所带来的投资收益,故总行级交易能力是影响票据利润的重要因素,而这个又是由总行转贴现交易团队对市场的研判能力决定,可以预见,如若没有很好的投研团队,未来有一大批中小金融机构将止步于贴现业务。

  总之,经济向高质量发展,不出现重大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必要条件,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是充分条件,在这一背景下金融严监管是可以理解的。在这一新环境下,结合近年电票大发展、上海票据交易所的稳步推进,票据经营机构应充分认识形势,积极主动朝正确方向实现转型发展!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