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我们 >

北京北京我爱你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30 11:08

  “你错了,剩下的是千万颗心脏跳动的声音,像不灭的霓虹和心脏颜色交织的北京深夜街头一样的声音。在店铺的橱窗外,在一般无二的路灯下,在匆匆忙忙的灵魂深处,那些声音或而笑的浑劲有力,或而哭的绵软低沉。”

  “或许北京还真不同于这里,夜过半,人未央。一切好像都在习以为常。”阿黎又说。

  2017年9月,我和阿黎从青海西宁结识,本觉只是一面之缘,擦肩而过的路人,不曾想在后而一路向西旅行结束后,我在返京的火车上又意外的碰到了他……

  从那日一别,我便再无出过北京背包远行过,只是阿黎还在一个人,走南走北的跑着。偶有时间,他也会微我几张照片过来,但都是街头夜景居多,久而久之,我和阿黎关乎旅行外的话题也聊得越来越多。他说,他喜欢每一个城市的街头,每一个城市晚上的星空,那是城市最不能掩饰的模样,或丑,或美,在每一个晚上都会脱光了赤裸裸的给你看。

  北京的街头,或许也像任何一座城市的街头一样,或许也若阿黎所言,在每一个深夜,你会看到北京不“涂唇”,不“描眉”卸了妆的脸庞,也会赤裸裸的看到它每一寸的肌肤。

  我也曾和阿黎聊起过,深夜的北京城,除去了广场上的游客还在热闹着,像三里屯这样的城中城,寂寞捡尸的、渴望等着被捡的刚开始对上话,七里庄美食一条街里,还在聊着老北京的那些悠悠哉的过客,再除去五环外的鬼市刚刚开门营业,一些快餐店、书店的灯还在有力无力的亮着,剩下的就都是过往着车子的街头了。

  那夜,我又恰巧赶上了末班地铁,看着1号线上等地铁的中年男子,慢慢的靠在了安全门上,时不时的用手捶打着后背,可能是刚刚下了班,也可能是还要再去加个班,我希望着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走在北京的街头,或许你并不会留意那些斜倚在公交站牌旁,等着接单的外卖小哥。

  更有那些,不知为何绿灯已亮,却还站在路口,不知过马路的人,是不知向前向后,还是心里装着心事儿,我们便不可而知了。

  绿灯灭,黄灯闪一闪,红灯就亮了,那便就又是一个简单的循环了,一个路过和停下的循环,拥挤的人群匆匆走过后,便是空无一人的北京街头,有些人已经说晚安了,然而有些人却不知道,还没写完故事,北京,在这里,怎么道一句晚安。像他们,像我们。

  滤去所有的音响,北京的街头,还能听到我们怦然的心跳声,它是那样的浑劲有力,那样的迸发着生命的活力。

  我想我可能是又在做梦了,在匆匆忙忙的时光里,在走过的无数次的北京街头做了一场梦。还好,还好,心跳还在,我们都在这里,未曾缺席,也还未中途离场。

  我起身离开,路边的休息椅,翻了翻和阿黎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次对线月的事情了。我希望香港的阿黎,像我们一样,还在奋斗着……

作者:admin